您当前的位置:首页-通知公告
熟练掌握多种语言文字对我的成长很重要——访全国政协委员,内蒙古师范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阿拉坦仓
来源:内蒙古日报 发布日期:2020-09-09
打印本页 字体:             

95日,就今年秋季新学期全区民族语言授课学校小学一年级和初中一年级开始使用国家统编《语文》教材,并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授课有关情况,记者采访了全国政协委员,内蒙古师范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阿拉坦仓教授。

 

  记者:在您看来,我们推广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和保障少数民族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这二者之间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如何从政治、法理、文化传承等方面来理解?

 

  阿拉坦仓:我觉得二者应该是辩证统一的关系。只强调推广国家通用语言文字而不保护发展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或者只强调保护发展少数民族语言文字而忽略国家通用语言文字,这都是不对的,并且这两者是没有矛盾的。

 

  从政治上来看,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大家想一想,如果我们少数民族同胞只学习自己的民族语言,以后就业困难的话,形成一个社会问题,解决起来可能比较难,这样的话我们就无法确保全国人民共同进入全面小康。所以我觉得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和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我们都要学。

 

  从法理上来说,在民族语言授课学校使用国家统编教材,总体上是实施宪法和法律的活动,推广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和保障少数民族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这二者在宪法、教育法、义务教育法、民族区域自治法、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等法律中是一脉相承、一以贯之的。

 

  再换个角度来说,在全球化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大背景下,各种语言、文化都在发展变化,在变化当中我们应该好好去保护少数民族语言文字。但是保护少数民族语言文字与普及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并不相悖,相反,学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对保护、发展和传承少数民族语言文字还有促进作用。

 

  记者:您是国际知名的科学家,是少数民族的杰出代表,经常能看到您在国内外的各种学术期刊发表论文。请问您会几种语言文字?能不能从您的个人经历出发来讲一讲掌握多种语言的重要性?您认为推行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对于少数民族人才培养有哪些长远意义?

 

  阿拉坦仓:我会蒙古语、汉语、英语三种语言,熟练掌握多种语言文字对我的成长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在我小学的时候,我们村有很多北京知青、天津知青、上海知青,他们对我学汉语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我现在已经申请到了6项国家基金,如果我不懂汉语、不懂英语,恐怕很难得到这些。我在剑桥大学学习的时候,学校每星期都邀请国际知名专家过去讲学,我特别喜欢听,听的时候就想,这些专家们要是用汉语讲多好,我就能把这些知识学得很好。后来我又想,如果我的英语水平能跟汉语一样好的话,就能把他们的讲学内容理解得更透彻一些。

 

  其实,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发展和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是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的,学习多种语言有助于开发头脑。如果少数民族知识分子只局限于学习民族语言,他今后的发展也就局限在本地区了。但是如果学好了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机会会多很多。少数民族同胞一定要主动去适应时代的发展,国家通用语言文字要学好,少数民族语言文字也要学好,这两者是不矛盾的。

 

  记者: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既是少数民族日常生产生活的交流工具,也是民族文化的载体、民族情感的纽带。现在有一些家长和学生担心,民族语言授课的学校使用国家统编教材后,孩子们使用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的时间会减少,可能会对民族文化的传承、民族情感的维系造成影响。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阿拉坦仓:我觉得不会有影响。人的学习不是按花费时间的多少来衡量,更多的是效率和方法问题。我在内蒙古大学工作时,蒙古族同胞们一部分人把孩子送到非民族学校,因为他们考虑到了孩子以后的就业、经商等个人发展道路;也有一部分送到了民族学校想让孩子把民族语言学好。现在我想,使用国家统编教材后,民族学校把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和少数民族语言文字都讲得特别好,这样的话,把孩子送到民族学校的少数民族同胞会增多。

 

  上民族学校的人多了,对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发展肯定是有利的。如果我们的双语教育幼儿园再建得多一些,少数民族群众的选择就多了,这样,对我们民族文化和民族语言的传承都是有利的。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现在很多人担心教材变了以后,考试政策会随之改变;也有人担心使用国家统编教材后难度加大。这些其实都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在民族语言授课学校推行国家统编教材的“五个不变”政策,所以我觉得大家不要担心。此外我还想说,党和国家始终高度重视保障各民族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保护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的政策,也将是长期不变的。

 

  在科学研究中有这样一句话,“提出问题比解决问题还难”。一旦问题提出后,实际离解决已经不远了。现在有些人提出这样的问题,我们为什么不在实践中去把这些问题解决掉?归根结底,新政策的实施也是为了更好地传承和发展民族文化。

 

  记者:为什么说语言交流能力是劳动者综合素质中应当具备的最基本素质?从这个角度来讲,如何理解普及和推广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是人民过上美好生活的现实需要?

 

  阿拉坦仓:所有劳动最基本的问题是需要交流,交流就要用语言,所以语言是劳动者最基本的一种素质。我们有国家通用语言,还有少数民族语言、地方方言,大家一起劳动时必须要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去交流。体现劳动的价值和基本素养,语言是特别重要的。如果过不了语言关,很多劳动是体现不出来的。比如说,我想发表一篇论文,如果我不懂英语的话,这篇论文怎么能在全世界去推广?

 

  另外,劳动时肯定要接受培训,接受培训也是通过语言来传递的。如果你只懂得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接受培训就有局限性了;如果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接受培训,范围就宽泛了,劳动素质也相应会提高。

 

  所以,要把语言学好,不仅要把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学好,还要把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学好,甚至可以把英语也学好。例如,我国第一位少数民族女大使傅莹的英语表达能力非常好,她很好地用英语将中国的文化、改革以及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等信息传递给国际社会,让其他国家认识中国、了解中国。这其中,语言发挥了很大作用。

附件下载: